古惑仔横行澳 门粤港澳联手扫黑 黑帮活动猖獗致回归前夕澳门治安

2019-01-26 16:20 Admin

  澳门回归前夕,因猖獗的黑帮活动导致的澳门治安问题引发关注,粤港澳展开扫黑行动。1999年11月23日,两个澳门江湖大佬崩牙驹与叶成坚分别在澳门和珠海受审,崩牙驹最终判入狱13年零10个月,叶成坚被枪决。

  崩牙驹,名尹国驹,1955年出生于澳门青州贫民区,父亲是澳门自来水厂工人。崩牙驹长到10岁时,随着弟妹的出世,已经开始感到生活的压力,他在劳工子弟学校读到小二后终于辍学,并开始在酒楼当点心学徒及在制衣厂剪线岁那年,捱不住酒楼工辛苦的他开始结党干起炒卖黄牛戏票的营生。当时黄牛党属于偏门生意,崩牙驹一班童党因为争地盘与其他小帮会曾发生过不少冲突。由于体格结实,他被推举为党内的小大哥,从此踏入黑社会。

  “崩牙驹”这个花名也是这一年中得来的。当时,他捞偏门赚来的钱使得家中环境有所改善,他自己也买下了生平第一部小车。由于四处练车,结果一次车祸导致其一颗门牙就此报销,被同伴谑称为崩牙仔。没想到的是,这个花名竟成为了上世纪90年代澳门令人闻名丧胆的名号。

  崩牙驹涉足江湖后,很快在澳门黑帮经常出没的地方三巴仔,结识了当时“14K”的小头目黑仔华,通过其加入帮会,并最终成为“14K”的老大。

  澳门四大黑帮之一“大圈帮”头目叶成坚,1961年出生于东莞,18岁那年从广州偷渡到香港,开始涉足黑社会。由于“不得志”,又转战到澳门。与其他黑社会头目不同,叶成坚更多的时候是往返粤澳两地犯案,时常窜到内地杀人、绑架勒索、非法买卖和私藏,有“澳门张子强”之称。

  1999年5月,叶成坚制造了当时轰动澳门的港澳码头大劫案。5月4日上午7时许,女事主梁某开着摩托车行至港澳码头时,被叶成坚一伙驾车撞倒后哄抢共劫得14万美金、82万台币和500万韩币。为避警方追捕,叶成坚选择横跨6个省10余个市的路线日,潜逃至广州花都某酒店暂避的叶成坚,在与澳门一相会时,被广东警方抓获。1999年11月23日10时50分,随着刑场的枪声响起,叶成坚及其主要成员在珠海结束了罪恶的一生。

  1956年10月,香港黑帮组织的3万余名成员发动香港历史上最大的一次,香港政府动用英军平息,并将一批黑社会头目递解出境,其中的部分人员来到澳门设舵,先后成立“14K”、“和安乐”(后来的“水房”帮)及“和胜义”等组织,迅速取代了澳门各帮派,与后来的“大圈帮”共同成为澳门四大黑帮。

  1998年5月1日,一个十分晴朗的早晨。澳门最高警官澳门司法司司长白德安照例带着他的爱犬k en驾车到海边晨跑。当白德安一边擦着汗一边向泊在路边的轿车走去,这时已经跑到车门边的k en突然狂叫着蹿了出去,白德安追着爱犬刚跑出10多步,身后的汽车就“轰”的一声被炸成粉碎。

  当晚,白德安亲率60多名特警封锁了葡京赌场,逮捕了澳门黑帮“14K”的老大崩牙驹及其多名亲信。崩牙驹被拘了,但这起爆炸案的主谋是谁却依然扑朔迷离,案件的审理也是一波三折:入狱后的崩牙驹悬赏1200万元缉拿炸车歹徒,又有“大圈帮”的老大叶成坚出来承认是炸车案的主谋。对此案澳门官方没有给出最后的结论,但可以肯定的是澳门政府借此役对严重扰乱社会治安的本地黑帮予以痛击。此后,粤港澳三方不断展开联手行动,使得港澳大批黑社会犯罪分子相继落网。

  在正式说起崩牙驹之前,我们先将时间调回到1997年———那一年,正好是香港回归祖国的那段日子。香港导演邓衍成的好友、监制方平找到了他,给他带来了一笔大“生意”:一位名叫尹国驹(崩牙驹)的男子愿意出资1400万港币,请他为自己拍一部以澳门黑帮为背景的传记片《濠江风云》。邓衍成知道对方是澳门黑帮老大,但作为拍香港黑帮电影著称的导演,古惑仔对邓衍成来说更像是有说有笑也有争吵的街坊,在他眼中此次拍摄无甚特别,唯一的区别只是拍摄地点由香港转到了澳门。

  据邓衍成事后回忆,自己第一次见到崩牙驹,觉得对方并不像一个古惑仔,感觉反而像是一个不错的生意人,但谈话之后又发现,“这个人很厉害的,很会演的。跟我们就是一直笑,跟我握握手。跟旁边人讲话,不一样,气势在,很果断”。

  邓衍成这部戏拍得很轻松,因为崩牙驹给邓衍成提供了上百个马仔当临时演员,还有几十部汽车。平时在片场,都有各位“大哥”在,邓衍成如果对临时演员有什么要求,可以直接交代“大哥”。

  遇到比如申请拍摄许可等难题时,崩牙驹同样能够轻松搞定。为了完成影片中几十辆车从氹仔大桥上顺势而下、逆线行车的场景,崩牙驹的手下不惜制造车祸达到封桥的目的。对此,邓衍成事后称,“拍戏通常都有困难的。但拍《濠江风云》没什么困难,都不敢来干涉我们,有什么困难?”———见惯香港古惑仔的邓衍成,这次见识到了澳门黑帮老大的“能量”。

  电影很快拍完,邓衍成没有意料到的是,这部电影很快被港澳两地禁播,而且日后成为了澳门黑帮“14K”老大崩牙驹的罪证之一。

  如今,邓衍成回忆当年的情景,说得最多的是“想不起来了”,但对于当时的澳门人来说,“崩牙驹”这三个字却是让人谈之色变。

  出身贫寒的崩牙驹16岁开始混迹江湖,经当时“14K”的小头目黑仔华介绍加入帮会。初入帮时,崩牙驹只是小闲角,在赌场向赢钱的赌客索取打赏。这样的生活让崩牙驹十分不爽,他开始盯上了赌场的另一盘生意———收数(指高利贷)。

  这种专为赌客准备的高利贷,一般以5天为一期,每天每千元付息200元,后来又改为3天一期,每天每千元付息250元。也就是说,借出1000元,12天后光利息也达到1000元。尽管如此高利率,但输急了眼的赌客还是照贷不误。这样的“好生意”,自然是各大黑帮争抢的肥肉。

  崩牙驹没曾想,自己刚一出手便碰到了厉害角色,这个人就是“水房”帮的大哥肥仔坤。不过,碍于黑仔华的情面,眼瞅着崩牙驹横刀杀出的肥仔坤明招不出,背后却串通妓女,冤枉崩牙驹逼良为娼,使他被判入狱半年。两年后,肥仔坤再出阴招,借澳门七彩饭店老板被斩血案,暗中叫人指证崩牙驹率众砍人,使其再次入狱半年。不过这次入狱,却令崩牙驹认识了两个人,一个就是当日将他拘捕的司警石歧嘟,此人后来成为他的四大“头马”之一,另一个是赌场大亨“街市伟”,成为他多年合作的幕后老板。

  “街市伟”原本是香港通缉犯,因潜逃至菲律宾搞赌有声有色,被引荐至澳门开始承包赌厅事业,与当初在澳门属于呼风唤雨之人物的“14K”霸王“摩顶平”合作。两人起初合作无间,但之后开始闹不和,双方多次火拼。在石歧嘟的帮助下,崩牙驹以知情者身份出庭,指证“摩顶平”就是澳门七彩饭店老板被斩凶案的幕后黑手,乘机拉其下马,“摩顶平”从此,不敢再踏足澳门。

  自此,“街市伟”大力扶植崩牙驹上位,成为“14K”老大。随后,两人又开辟了泰国、里斯本等地的贩毒线路,并欲垄断澳门赌场的“叠码权”。

  1995年期间,在“街市伟”的支持下,崩牙驹打算垄断赌场叠码的庞大利益,联合“水房”、“和胜义”等澳门黑帮与香港联帮进行对抗,引来一场港澳两地黑帮的江湖大战。这场大战如何血雨腥风,如今似已无法还原,但从当时澳门居民的反应足能说明一切。据称,当时人人自危,闭门不出。

  此役最终以香港联帮败北告终。此后崩牙驹有了更大的野心,希望能够建立一个属于澳门人的地下世界,这让幕后老板“街市伟”感到地位受到威胁。“街市伟”开始暗中分化多年来为自己充当前锋的新一任“水房”帮老大“水房赖”与崩牙驹,终于促成双方反目,争斗不断。

  “14K”与“水房”两帮战火从澳门烧到内地,双方都在内地招兵买马,增强实力。崩牙驹一直在中山坦洲招收手下,其中不少是受过军训的人,而“水房赖”则在珠海斗门一带训练杀手,双方冲突一度在珠海与中山蔓延。崩牙驹渐占上风,“水房赖”见势头不对离澳暂避,只余下“街市伟”死守澳门。崩牙驹派手下朝“街市伟”位于新世纪酒店的新赌厅大门疯狂扫射,流弹打伤了一名保安及两名外籍游客,又派手下到“街市伟”名下的钻石厅充当门神,恐吓进出的赌客到别的赌厅去玩,否则手下无情。自此,“街市伟”的赌场生意大幅滑落,加上不景气的经济,更加雪上加霜,摇了白旗。

  崩牙驹的高调行事,目中无人,日益激怒当局。其实早在当年6月,“14K”与“水房”两帮火拼时,崩牙驹为避“水房”的追杀令暂时离澳,澳门当局曾对其发出通缉令,打算透过国际全球通缉崩牙驹及14K高层人员。但4个月后,通缉令突然又被撤销。坊间传闻称是因崩牙驹手下绑架了赌王何鸿燊四姨太梁安琪,迫使当局撤销了通缉令。

  且不管坊间传闻是否属实,不过有一点倒是能够肯定:此时崩牙驹的霸主地位已无人能撼。1997年11月,崩牙驹回到澳门后,不但获得了葡京万豪赌厅、凯悦酒店赌厅及回力一个赌厅的经营权,连“街市伟”在假日酒店的钻石厅也转手到他的名下。

  也许正应了“上帝要人灭亡,必先令其疯狂”的老话,巅峰中的崩牙驹此时似乎有些高调过头了,不仅花巨资从香港请来以拍香港黑帮电影著称的导演邓衍成和演员任达华,拍摄自己的自传电影《濠江风云》,而且还广邀港、澳黑白两道人物为妻子庆生。1998年3月,更是罕有地接受《时代》及《新闻周刊》两本国际性杂志的专访。据传,接受访问期间,崩牙驹带着记者穿梭于酒楼、葡京赌场大门和自家豪宅,并招呼记者到旗下的万豪赌厅拍照,一派舍我其谁的气概。

  崩牙驹的得意忘形,让当时的司警一哥、司长白德安大怒,找人将访问稿译成葡文,亲自跑到澳督府参他一本,之后司警方面开始秘密部署,准备一举剿灭崩牙驹。

  据媒体报道,葡国管理下的澳门作为当时世界上少有的不设防城市,黑帮活动一直十分猖獗,再加上黑帮之间为争夺赌场外围利益经常爆发火拼,以至于暴力犯罪层出不穷。从1995年澳门司法司及治安厅总部遭到歹徒投掷的炸弹袭击,到1996年澳门土地工务运输司高级主管慕拉士的宅门炸坏以及文化司职员施利华被摩托车狙击受伤,仅1997年就有25人在凶案中丧生。

  社会治安相当混乱的局面,令澳门居民对当局管理不力颇有微词,而且回归在即,澳门治安问题也引起了中国高层的关注。此次澳门司警方面欲拿崩牙驹开刀,除了平息压力外,颇有些“杀鸡儆猴”的意思。

  得知白德安要“动”自己,开始陷入疯狂的崩牙驹决意反扑,他将矛头直接对准了当局政府官员。仅在1998年3月至5月的2个月内,澳门的黑势力就对政府公务员实施了多次骇人听闻的暴力和凶杀行为。第一个被枪杀的政府官员是澳门监察暨协调司属下的厅厅长马诗发。1998年3月24日,马诗发与手下一位处长步行前往一家酒店吃午饭,被歹徒用在极近距离内,几乎是贴著马的头部向其后脑开了一枪,马诗发脑浆迸裂而亡。继而,澳门水警的头等警员朱澜球在当月26日驾车送女儿返校时,被黑社会分子枪杀。紧接着,4月15日澳门保安政务司司长的司机黄锦成在自己的住处附近被一位来历不明的暴徒枪杀。

  5月1日清晨,随着澳门松山响起一声巨大的爆炸声———司警一哥白德安的坐驾车底发生爆炸,白德安因为晨运跑步尚未返回车上幸免一劫———这起爆炸案表明,澳门黑势力已经肆无忌惮地站出来公然向警方挑战了。

  此事惊动澳门总督韦奇立,立即下令司警方面全面反击。案发后的9小时,白德安的精锐尽出,分头狩猎14K的高层人物。澳门头号黑社会人物崩牙驹在葡京酒店一间上海菜馆贵宾房被逮捕,被警方带出葡京时,他向白德安怒目而视的照片,翌日就刊登在港、澳报纸的头版位置。随即,粤港澳三方不断展开联手行动,使得港澳大批黑社会犯罪分子相继落网。

  作为澳门最大黑帮“14K”的老大被捕,在公众眼中似乎意味着宣布澳门黑帮的末日已经到来,但令人始料未及的是,接下来发生的一系列纵火、爆炸、枪击案,再度将澳门卷进血雨腥风当中。

  据媒体报道,1998年5月8日凌晨1时15分开始,澳门突发20宗纵火烧车和投掷燃烧弹案,包括总部和澳督府,一天之中烧毁35辆车。5月9日至5月11日,澳门又突发纵火案53宗。

  当年9月,澳门路发生连环炸弹爆炸案,这起爆炸案也是澳门所有发生的爆炸案中最为阴险的一次。据称,当日一辆停在路边的摩托车突然爆炸,接着警方的一辆警车也突然爆炸。大约20分钟后,大量记者和警方现场勘查人员赶到现场,人头涌动中,黑帮人员遥控引爆了安置在现场的第二枚炸弹,15名记者和血溅当场。

  此后,在崩牙驹的得力干将陈月波等人被捕的第二天清晨,一辆黑色轿车驶近澳门预审法庭,车内4名黑帮成员突然用A K 47自动对预审法庭猛烈扫射,之后逃离现场。而接下来发生在1999年的“9·14”枪击案更是惊动了———刚刚由葡萄牙抵达澳门的崩牙驹案司法委员会主席罗明素夫妇中弹身亡。

  有资料这样描述了枪击案发生的那一幕:当晚7时20分,澳门海滨码头在清爽的海风中显得一派祥和。天光尚未散尽,沿海的那排华美的路灯已早早地闪亮起来,薄暮中的大海困倦地晃动着那片醉人的波光。海滨码头的人不算太多,那辆轰响着的红色公路赛车型摩托全速地冲到那对正在悠闲散步的中年夫妇面前。摩托车带着刺耳的刹车声,原地旋转了半圈,那个一身黑衣的骑手拔出连发两枪,看着那夫妇俩倒在血泊中,凶手收枪入怀,在目击者一片尖叫声中扬长而去……

  澳门警方没想到,崩牙驹的被捕竟引发了一场黑势力有组织有章法的疯狂反扑。“14K”余党似乎希望通过这种方式,以使自己的大佬多一些向法律讨价还价的筹码。让崩牙驹失望的是,这一次法律没有退缩。与此同时,广东省公安厅开始在全省境内彻查逃粤的澳门黑帮人物,许多黑帮头面人物纷纷落网,同时广州、深圳、珠海、佛山、中山、江门6地警力开展代号“F-3”扫黑行动,澳门黑帮被基本肃清。

  在崩牙驹与白德安这部“”中,还有另一澳门黑帮风云人物、“大圈帮”大佬叶成坚也扮演了一个重要角色。

  据中新网消息称,崩牙驹被拘后,出乎他意料,警司白德安竟然进入监狱对他作出保证说:“假如可以证明这宗爆炸案与你无关,我会放你走。”为求早日脱身的崩牙驹于是对外悬赏1200万元,缉拿炸车歹徒。

  这笔巨额悬红果然奏效,叶成坚亲自到监狱与崩牙驹见面,坦承是炸车案的主谋,并称自己曾同另外三个江湖人物在珠海开会,密谋炸白德安座驾。叶成坚说:“我将开会和炸车的整个过程都录下来了,本来是为了保护自己,没想到可以帮到你。”

  随后,叶成坚与白德安接触,要求以特赦证人身份,指证同党。司法署接纳其所求后,叶成坚前往司警总部录取口供,并提供录像带作证物,证明炸车案与崩牙驹无关。崩牙驹事后给其600万元,称余款将会在自己获释后支付。只是叶成坚没想到,拿了这600万却无命享受。次年,他与同党在珠海因杀人、绑架等罪名被捕。

  1 9 9 9年1 1月2 3日,叶成坚与崩牙驹这两个澳门江湖大佬分别在珠海和澳门受审,结果略有不同:叶成坚被枪决,而崩牙驹经过二十多次开庭审理,最终判入狱1 3年零10个月。

  在崩牙驹投资的自传电影《濠江风云》中,剧中人物巨哥曾有句独白:成也风云,败也风云,我造我命运。这仿佛是崩牙驹的选择。

  支持单位:广东省委党史研究室、广东省档案局(馆)、澳门特区政府文化局历史档案馆、珠海市委党史研究室、市志办、珠海市档案馆

  注:“珠海”一词系新中国成立后才有的正式地理称谓,历史上珠澳两地称谓与边界均有变化,专题措辞表述中“珠澳”泛指今澳门特区与珠海市地理范畴。

  专题翻拍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机构),未经其许可不得转载。因采编工作繁杂,未能一一联络图片作者,盼与本报联系稿酬事宜。

  策划、统筹:任伟温冲蒋乐进 主笔:蒋乐进 本回撰文:南都记者 李京 专题摄影、翻拍:南都记者 梁清 谭伟山 陈坤荣 蒋乐进 实习生孙俊斌(除署名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