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澳葡的末代教父曾掀起澳门的腥风血雨深扒尹国驹的江湖人生

2019-01-26 16:20 Admin

  1998年,香港有这么一部黑帮电影,叫做《濠江风云》。但由于情节血腥暴力,过度美化黑帮,上映不到一个星期,就下映。

  尹国驹1955年出生在一个贫苦的家庭,二年级的时候就辍学了,爸妈是澳门一家自来水工厂的工人。尹国驹是长子,父母取名“国驹”,希望他日后能够出人头地。然而,谁也无法想象,这个出生在贫苦家庭的男孩,竟然成为了日后澳门最大帮——14K的头目,一位在黑道叱咤风云的大人物

  十岁的尹国驹,看着弟妹一个个地出世,小小年纪就已经倍感生活压力。为帮补生计,尹国驹二年级就辍学了,后来到一间酒楼做点心,工作之余还结交了一群街童。因为抵受不了酒楼工作的辛苦,开始跟街童们干起了黄牛票的勾当

  而当时做黄牛党,是需要争地盘的,因此小小年纪的尹国驹已经学会为了生意跟其他帮会争地盘,因为身材比其他街童健硕,所以渐渐地成为了那个小帮会的头头。

  从街边的“小生意”到初涉黑道,尹国驹开始学会了“赚钱”,果真还帮补了家计。顺便还买了一部“小绵羊”,但是在一次练车的时候,不幸报废了一颗门牙,so “崩牙驹”的名号就是这样来的。但没想到,这个名字在日后居然会令人闻风丧胆

  后来的尹国驹认识了14K的小头目黑仔华,并开始涉足黑道生意,在沙梨头开始了“收数”、“爆窃”等活动,稍有名气

  尹国驹带着自己的小帮派,有时候在街头巷尾经营一些“三公”的档口。后来,尹国驹的帮派,除了崩牙驹自己,还有水房赖、张氏三兄弟、耀仔(后来成为水房赖的姊夫)同白板仔,合称“七小福”(您的老大已上线~~~)

  不久,尹国驹遇到了生命中第一个女人,但却在生下了第一个儿子之后就分手了。但令尹国驹痛苦的是他弟弟国良的死亡

  尹国驹曾经沾手过毒品生意,因为毒品生意需要极度缜密才能进行,所以尹国驹启用了他的亲弟,但是他弟却因此染上了毒瘾,因注射过量毒品而死亡。也正因此,尹国驹才放弃了毒品生意,转手投入赌场生意

  尹国驹跟着黑仔华初涉赌场生意,当时还是赌场小角的尹国驹,只能向一些赢家要点打赏,另外就是“放数”。而当时初出茅庐的尹国驹就遇到了劲敌——水房帮的老大“肥仔坤”

  然后尹国驹控制赌场的叠码利益,向所有赌场的叠码仔抽取佣金,每天就进账二百多万元。在这里,给大家科普一下“叠码仔”这门当。据了解,澳门业纯收入的分配比例是这样滴:40%的收入缴纳政府税,40%的收入付给中介人即“叠码仔”,其余20%归公司所有。而缴纳政府的税金中,70%来自“叠码仔”的“贡献”

  所谓“树大招风”,此时的肥仔坤不爽崩牙驹,暗地里想要“干掉”他,就串通一名妓女,冤枉崩牙驹逼良为娼,让崩牙驹坐了半年牢。后来出狱没多久,又碰上了一只更高级的“大怪”,这次在茶餐厅开战,尹国驹的右手还被对方砍伤,至今都不灵活

  所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但迎接崩牙驹“后福”的是,肥仔坤再次嫁祸崩牙驹伤人,导致崩牙驹又得坐牢半年。但是也正是因为这次坐牢,让他认识了当日将他拘捕的司警石岐嘟,后来还成为了崩牙驹的契爷

  出狱之后的崩牙驹成功将当时的黑霸王——摩顶平,随之就一战成名,成功上位。而在当时的澳门赌场中,还有一位14K老大,绰号“街市伟”(他原来是香港通缉犯,后来潜逃到菲律宾,在菲律宾搞赌有声有色,被引荐到澳门开始承包赌厅事业,是成功承包赌厅赚大钱的人物之一)

  再回来说说崩牙驹当年的“七小福”。耀仔(水房赖的姐夫)因病去世,临终前嘱托崩牙驹和水房赖要携手合作。后来,由于“七小福”其他的成员张氏三兄弟和白板仔早已拜入摩顶平门下,而崩牙驹也将摩顶平成功拉下马,因此,当年出生入死的“七小福”全线解体

  虽然有“街市伟”罩着,但是崩牙驹的仇敌也越来越多。89年在澳门一美食中心被杀击,幸好打到车的玻璃窗上,改变了的方向,崩牙驹才再次逃过一劫。后来又迎来了澳门地产小兴潮,崩牙驹想要做起来,赚一小笔。但却因此与“黑仔华”闹翻,大家为了争地盘,不得不分道扬镳

  95年期间,崩牙驹和水房赖兄弟俩将赌场“叠码仔”搞得有声有色,但却遇到香港黑帮的阻挠。于是两派就约在君怡酒店谈判。向氏兄弟想跟联手搞君怡赌场,崩牙驹也想从中分一杯羹。当时的赌王左右为难,而且在君怡酒店外还被放置了炸弹。于是,赌场没搞成,不过亦刚好暂缓了冲突

  96年,尹国驹开始以商人自居,并且还在澳门举办了一个慈善晚会,邀请了当时的香港四大天王张学友和刘德华,成为一大盛事

  野心越来越大的崩牙驹,开始想在澳门干出自己的天下,企图开辟一个专属澳门人的地下世界。而此时的“街市伟”似乎已经感到崩牙驹的雄心勃勃,怕他将成为第二个摩顶平,于是开始对他使阴招。虽然两人表面上并无冲突,但是私下已经暗涌四起

  可是没想到的是,这次开战,对头人竟然是自己多年出生入死的兄弟“水房赖”,原来这一切都是“街市伟”暗里要分化他们兄弟俩的招数。那此时就要招兵买马呀,崩牙驹在老家中山坦洲找了一些受过军训的“番薯兵”,而“水房赖”也在下斗门找了杀手。“水房赖”还叫上了司警来“帮托”(帮忙),14K头目索性打游击,崩牙驹不得不逃亡到海外

  离香港回归还有一个月,澳门警方突然要全球通缉尹国驹和14K的高层。而此时的尹国驹已经逃亡到欧洲。只有“街市伟”死守在澳门新世界酒店的赌场,加强了保安人员,准备开始“世纪枪战”

  1997年,就发生了著名的“AK47扫射案,“街市伟”的新世纪酒店被AK47扫射,此举轰动一时,澳门一度被外国列为高危地区。此时的崩牙驹在海外遥控,开始了游击战。当日凌晨3点,两辆车载着,停在了酒店门前,然后枪管伸出窗外,横扫了一排又一排的。流弹打伤了一名保安和两名外籍游客

  而此时还在海外“远程监控”的尹国驹还有另外一个“杀手锏”,就是派手下在“街市伟”的赌厅门口当“门神”,恐吓进来的赌客,让“街市伟”的生意一落千丈

  此时,“街市伟”看情况不对,马上call上三大帮派前来支援,他们正是新义安与和胜和及14K人马。三大帮派也不是来白吃白喝的,他们这次的助阵除了要帮助“街市伟”东山再起,另外一个就是想在澳门赌场分一杯羹。但是这三大帮派坐了几天,还是没有刮到崩牙驹的影子。于是“街市伟”实在按捺不住,加一个“莫须有”给崩牙驹,说崩牙驹涉及一单毒品交易

  此时的崩牙驹开始,在大街上印发了“街市伟”的照片,指他就是黑帮大战的幕后黑手。因为双方搞得太大,不少赌场人士就想出手摆平这件事,然后还公开出二百万暗花,说谁能摆平这件事,钱就归他。有知情人表示:“一名赌业钜子出面做和事佬,向澳督进言,并承诺停战后各帮派在赌场的利益分摊,终于停火。”而后来,崩牙驹也回到了澳门

  重返澳门的尹国驹似乎变得更加嚣张,开的车已经变成总统同款,还获得葡京万豪赌厅、凯悦酒店赌厅及回力一个赌厅的经营权,连“街市伟”在假日酒店的钻石厅也归入到他的名下

  而此时嗨到爆的尹国驹,花钱拍了一部刚开头提到的电影《濠江风云》,讲述自己“英雄”的前半生。还用自己数百名马仔充当电影中的临记,在大桥上逆行开车,“问你怕未?”

  此外除了拍戏,尹国驹还为爱将、落选亚姐杨爱贞举办了豪华生日派对,邀请了黑白两道的人前来祝贺,这排场给得够啊

  杨爱贞17岁参选“亚洲小姐”,20岁被“江湖大佬”尹国驹看中,21岁结婚,22岁女儿三个月时尹国驹被抓,24岁要重过新生活。

  而在98年的3月底,一向不接受访问的尹国驹却意外接受了两本国际性杂志《时代》和《新闻周刊》的访问,很快成为国际级人物

  据了解,外国记者访问他的时候,尹国驹还带着记者穿梭于酒楼、葡京赌场大门、仔豪华大宅,并招呼到旗下的万豪赌厅高调地拍照

  所谓“上帝要你亡,必先让你疯狂”。树大招风的尹国驹,除了他的帮派死敌,还有司警司长白德安看不过眼,叫人将访问稿译成葡文,亲自跑到澳督府参他一本,之后司警方面秘密部署,准备一举剿灭崩牙驹

  崩牙驹和白德安的战火正式打响,此时的崩牙驹已经进入疯狂状态。在五一劳动节的那天,一枚TNT的烈性炸弹在司警一哥白德安的座驾发生爆炸(科普一下这TNT的威力:1公斤=200个手雷)但幸好白德安刚好去了晨运,才避过一劫

  虽然一直未有证据表示就是崩牙驹所为,但是此时的司警一哥白德安早已心知肚明。一个是兵一个是贼,大家玩起了“猫捉老鼠”的游戏。后来白德安带着人马,到葡京酒店捉拿崩牙驹。

  崩牙驹被捕也很具有八卦性。1998年4月,香港“无线”电视台对尹国驹做了个专访。镜头下,尹国驹侃侃而谈,谈人生,谈亲情,仿佛是一位对社会颇有贡献的成功人士。

  5月1日,这个专访在晚上8时黄金时间的《城市追击》里播出。尹国驹早早就广邀亲戚朋友,在餐厅里吃晚饭兼欣赏这个褒扬他的节目。正在得意之际,澳门司警突然破门而入,拘捕了尹国驹。

  而崩牙驹一口咬定此案不是自己所为,是遭人陷害。尽管崩牙驹还在垂死挣扎,但在被扣留两日后,澳门检察院就以表面证据成立,以意图谋杀等罪名,正式将崩牙驹收监。基于崩牙驹是黑帮老大,开庭前,崩牙驹所在的牢房外加持了重兵把守,后来竟然还搜出十多把锋利的开山刀、大麻、白粉和药(这是要弄撒呐?)

  审讯日下午三点,澳门法院法庭外重重武装把守,当听到宣判结果的时候,尹国驹大嚷:“这是世纪大冤案!我要上诉,这是全世界都少见的冤案!你们是破不了案才拿我当替罪羊!”

  而后来,澳门中级法院再次审理此案,尹国驹获减刑为13年零10个月。但尹国驹还是不断上诉,终审法院依然驳回了他6次提出的假释

  2012年,就在“崩牙驹”即将刑满出狱的前夕,突然又爆出了一件离奇的事件,就是崩牙驹的契爷“石岐嘟”突然被捕了

  据了解,案件大概是这样的:叠码仔林某怀疑妻子外遇,结果找好友“石岐嘟”出头买凶杀妻。石岐嘟策划了杀人全过程,让内地杀手周某偷渡赴澳,由其手下张某协助收容,冯某则负责接应

  终于到了2012年12月1日,昔日的黑帮大佬尹国驹刑满出狱,当晚就有大批记者,长枪短炮静候着这位曾经叱咤风云的崩牙驹

  然而这位大佬竟然意外地低调,大批记者守着尹国驹的公寓竟然看不到他本人。后来直到2日晚,才看到他从豪宅低调出现。也有传,尹国驹出狱那天他的黑白两道低调为他设宴洗尘

  昔日的黑帮大人物一出狱,各大媒体纷纷邀请他作客专访,而大家最关心的是,崩牙驹出狱到底会不会阻碍澳门的治安。毕竟就之前那些血腥事件,民众还是心有余悸

  而香港的《壹周刊》就拿到了这次难得的专访机会,年近六旬的崩牙驹依然中气十足,高呼:“我要做嘢!”(我要干点事)

  访问中,尹国驹表示还是会继续干澳门赌场的生意,但这次重返不会有什么重大仪式。并表示饭要一口口吃,自己不会亲自下手,只要别人知道有他就可以了

  而在尹国驹出狱后的这几年里,他的作风似乎低调了许多,江湖上仿佛早已少了许多他的故事,而与之相关的故事,只有尹国驹摆133桌为母亲贺寿的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