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回归前夕澳葡官员屡遭枪杀

2019-01-26 16:20 Admin

  崩牙驹,名尹国驹,1955年出生于澳门青州贫民区,父亲是澳门自来水厂工人。崩牙驹长到10岁时,随着弟妹的出世,已经开始感到生活的压力,他在劳工子弟学校读到小二后终于辍学,并开始在酒楼当点心学徒及在制衣厂剪线岁那年,捱不住酒楼工辛苦的他开始结党干起炒卖黄牛戏票的营生。当时黄牛党属于偏门生意,崩牙驹一班童党因为争地盘与其他小帮会曾发生过不少冲突。由于体格结实,他被推举为党内的小大哥,从此踏入黑社会。

  “崩牙驹”这个花名也是这一年中得来的。当时,他捞偏门赚来的钱使得家中环境有所改善,他自己也买下了生平第一部小车。由于四处练车,结果一次车祸导致其一颗门牙就此报销,被同伴谑称为崩牙仔。没想到的是,这个花名竟成为了上世纪90年代澳门令人闻名丧胆的名号。

  崩牙驹涉足江湖后,很快在澳门黑帮经常出没的地方三巴仔,结识了当时“14K”的小头目黑仔华,通过其加入帮会,并最终成为“14K”的老大。

  澳门四大黑帮之一“大圈帮”头目叶成坚,1961年出生于东莞,18岁那年从广州偷渡到香港,开始涉足黑社会。由于“不得志”,又转战到澳门。与其他黑社会头目不同,叶成坚更多的时候是往返粤澳两地犯案,时常窜到内地杀人、绑架勒索、非法买卖和私藏,有“澳门张子强”之称。

  1999年5月,叶成坚制造了当时轰动澳门的港澳码头大劫案。5月4日上午7时许,女事主梁某开着摩托车行至港澳码头时,被叶成坚一伙驾车撞倒后哄抢共劫得14万美金、82万台币和500万韩币。为避警方追捕,叶成坚选择横跨6个省10余个市的路线日,潜逃至广州花都某酒店暂避的叶成坚,在与澳门一相会时,被广东警方抓获。1999年11月23日10时50分,随着刑场的枪声响起,叶成坚及其主要成员在珠海结束了罪恶的一生。

  1956年10月,香港黑帮组织的3万余名成员发动香港历史上最大的一次,香港政府动用英军平息,并将一批黑社会头目递解出境,其中的部分人员来到澳门设舵,先后成立“14K”、“和安乐”(后来的“水房”帮)及“和胜义”等组织,迅速取代了澳门各帮派,与后来的“大圈帮”共同成为澳门四大黑帮。

  1998年5月1日,一个十分晴朗的早晨。澳门最高警官澳门司法司司长白德安照例带着他的爱犬k en驾车到海边晨跑。当白德安一边擦着汗一边向泊在路边的轿车走去,这时已经跑到车门边的k en突然狂叫着蹿了出去,白德安追着爱犬刚跑出10多步,身后的汽车就“轰”的一声被炸成粉碎。

  当晚,白德安亲率60多名特警封锁了葡京赌场,逮捕了澳门黑帮“14K”的老大崩牙驹及其多名亲信。崩牙驹被拘了,但这起爆炸案的主谋是谁却依然扑朔迷离,案件的审理也是一波三折:入狱后的崩牙驹悬赏1200万元缉拿炸车歹徒,又有“大圈帮”的老大叶成坚出来承认是炸车案的主谋。对此案澳门官方没有给出最后的结论,但可以肯定的是澳门政府借此役对严重扰乱社会治安的本地黑帮予以痛击。此后,粤港澳三方不断展开联手行动,使得港澳大批黑社会犯罪分子相继落网。

  在正式说起崩牙驹之前,我们先将时间调回到1997年———那一年,正好是香港回归祖国的那段日子。香港导演邓衍成的好友、监制方平找到了他,给他带来了一笔大“生意”:一位名叫尹国驹(崩牙驹)的男子愿意出资1400万港币,请他为自己拍一部以澳门黑帮为背景的传记片《濠江风云》。邓衍成知道对方是澳门黑帮老大,但作为拍香港黑帮电影著称的导演,古惑仔对邓衍成来说更像是有说有笑也有争吵的街坊,在他眼中此次拍摄无甚特别,唯一的区别只是拍摄地点由香港转到了澳门。

  据邓衍成事后回忆,自己第一次见到崩牙驹,觉得对方并不像一个古惑仔,感觉反而像是一个不错的生意人,但谈话之后又发现,“这个人很厉害的,很会演的。跟我们就是一直笑,跟我握握手。跟旁边人讲话,不一样,气势在,很果断”。

  邓衍成这部戏拍得很轻松,因为崩牙驹给邓衍成提供了上百个马仔当临时演员,还有几十部汽车。平时在片场,都有各位“大哥”在,邓衍成如果对临时演员有什么要求,可以直接交代“大哥”。

  遇到比如申请拍摄许可等难题时,崩牙驹同样能够轻松搞定。为了完成影片中几十辆车从氹仔大桥上顺势而下、逆线行车的场景,崩牙驹的手下不惜制造车祸达到封桥的目的。对此,邓衍成事后称,“拍戏通常都有困难的。但拍《濠江风云》没什么困难,都不敢来干涉我们,有什么困难?”———见惯香港古惑仔的邓衍成,这次见识到了澳门黑帮老大的“能量”。

  电影很快拍完,邓衍成没有意料到的是,这部电影很快被港澳两地禁播,而且日后成为了澳门黑帮“14K”老大崩牙驹的罪证之一。